应用型本科的强势崛起,高职教育会退出历史舞

应用型本科的强势崛起,高职教育会退出历史舞

时间:2020-03-16 08:43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经济进入发展新常态,区域经济结构优化升级,社会对高水平应用型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可知,未来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需要大量应用型本科高校的深度参与,应用型本科在我国未来的高等职业教育中将会强势崛起。

那么,在应用型本科强势崛起过程中,与其人才培养类型、方式几乎重叠的高职教育会退出历史的舞台吗?

首先,应用型本科的强势崛起和持续发展是未来我国高等职业教育的一个重要发展趋势。

第一,长期以来,在我国的教育当中,本科教育一直被视为了精英的“产床”。虽然,21世纪初随着我国高等教育的扩招,迅速膨胀的本科人才数量使得“本科生”的身价有所下降,含金量有所“缩水”,但是,“本科”在家长和考生的眼中仍然是高考首选,仍然是培养精英的重要渠道,在未来我国的高等教育中,仍然是“龙头”。

第二,从人才类型需求的比例来看,欧美发达国家的学术性人才和技术性人才的培养比例约为2:8,这同时也是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和人才供给的黄金比例结构。目前我国技术型人才虽然经过近几年的大力培养,其数量比例已经有大幅度的提高,接近50%,但是距离80%还有一定的差距。随着我国对技术型人才需求量越来越大,在先进的人才比例结构下,我国未来的人才供给仍然会处于失配的局面。因此,未来职业教育是我国高等教育的重要趋势。

第三,随着我国开放以来,我国经济每年以接近10%的速率快速增长,现如今已经到了调结构、促升级、驱创新发展的关键时期,对技术型人才的需求将进一步提高。在未来,可以解决高难度操作问题和具有完成技术革新、工艺流程改造的高水平技术型人才会受到社会企业的“哄抢”。

其次,从政策上看,我国高等职业教育未来重点打造高质量应用型本科。

早在2014年我国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中就已经提出,为发展加快我国职业教育的发展,构建系统性的职业发展体系,提出了部分本科向应用型本科转型的战略部署;随后政府针对应用型本科的转型专门发布了指导意见《关于引导部分地方普通本科院校向应用型转变的指导意见》;2015年,我国相继颁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和《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推动高校转型的步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中也提到,“发展应用技术类型高校,培养本科层次职业人才”;2019年,国务院印发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提出,要推动具备条件的普通本科高校向应用型转变,开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试点。因此可知,这些顶层的政策信息推进了高等职业教育向本科领域发展“进军号”,在未来的高等职业教育中,应用型本科是国家重点打造的教育类型。

再次,应用型本科教育的人才规格定位有利于完善现代职教体系架构。

现有以高职为核心的职业教育体系,由于上升渠道较窄,高职成为了职业人才培养的“天花板”、“断头路”。应用型本科的发展有利于建构我国纵向到顶、横向到边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往上可以按照现有人才培养途径上升至应用型硕士、应用型博士;横向可以涵括所用的应用型专业。

最后,应用型本科与高职人才培养的重叠性较高。

现有的相关观点认为,中职层次的人才所掌握的是经验技能,初级技能,是要回答“怎么做”的问题,是实操层面的技能,主要是通过反复练习操作掌握的,追求的是“熟练”境界;高职层次人才所掌握的是策略技能,是一种改进技能,是要回答“怎样做得好”的技能,不仅要求“会做”,更加要求的是“巧做”、“做巧”,追求的是一种熟能生巧的境界;本科层次人才所掌握的是智慧技能,是对经验技能和策略技能的升华和超越,是追求“怎么做得更好”,通过学习去掌握技能操作的规律。但是,现有的高职与本科技术型人才培养有较高的培养重复性,策略技能和智慧技能培养过程中的手段重复性较高,因此,现有高职教育培养可以被应用型本科所替代。

我国最早的高职建立于1980年初,1999年6月13日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改革全面推进素质教育的决定》将高职教育明确为是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多年来,高职教育一直承担着为我国社会供给高水平职业型人才的重要任务。先进,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转型,对高水平技术人才的需求更多,同时,人才质量的要求更高。因此,应用型本科的“强势崛起”,是否会“撼动”高职在职业教育的核心地位,甚至会“取而代之”。